迷失朝阳北路

青春朝阳 2019-03-22 21:14:41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先要和大家说句抱歉,可能因为朝阳北路实在太大辽!所以导致我们昨天的朝阳家栏目推送《没走过朝阳北路,就别说在北京打拼过》迷路走丢了5555……今天我们把它找回来辣~再次跟大家说声抱歉,也感谢昨天细心发现推送走失的读者朋友们,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啾~~ 朝阳有时很大,大到你很难记清某一处“地标”到底位于

先要和大家说句抱歉,可能因为朝阳北路实在太大辽!所以导致我们昨天的朝阳家栏目推送《没走过朝阳北路,就别说在北京打拼过》迷路走丢了5555……今天我们把它找回来辣~再次跟大家说声抱歉,也感谢昨天细心发现推送走失的读者朋友们,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啾~~

朝阳有时很大,大到你很难记清某一处“地标”到底位于哪条街道;朝阳有时又很小,当你走到心心念念的现代城市新地标,会惊喜地发现:哦,原来上次想去的老店刚好就在这附近!漫步于朝阳历史老街,仿佛一砖一瓦都在诉说着过往的历史,展现着一种老北京的别样情怀。

北京朝阳区有两条东西向的主干路分别为朝阳路和朝阳北路,二者在大部分地方相距不过几百米,一直从朝阳区的东三环附近,延伸到朝阳区东部的郊野地区。

 

从北京20世纪80年代的地图可见,当时朝阳门外大街和朝阳路都已经存在,而朝阳北路还只是“乡间小路”。

北京20世纪80年代的地图

在东大桥路和东三环之间,只有关东店北街,而无朝阳北路;东三环到金台路之间的朝阳北路,只是一条小路;金台路以西的朝阳北路,当时还叫朝阳公园南路(当时的朝阳公园非现在的朝阳公园)。

今天,团团菌准备给大家聊一聊这条神奇的道路:朝阳北路。这是一条集商业、办公、居住、休闲等于一体的城市交通主干道,而且必将越发便利、现代、繁华。朝阳北路上有很多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地名,接下来就让我们沿着朝阳北路,从东大桥开始,且听团团菌一一道来。

东大桥

“东大桥”地处北京朝阳门外大街东端,现在的“朝外大街”、“东大桥南路”、“朝阳北路”、“工体东路”等马路均交汇于此,南北马路分别通往“建国门外大街”和“三里屯”使馆区。“东大桥”东行不远处,就是号称“中国曼哈顿”的CBD地区,那里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比比皆是。

 

别看如今这一片儿高楼林立,是繁华的CBD核心地带,早先可都是乱坟岗子,瘆人着呢。

将时间拉回到解放后,东大桥、关东店一带的“鬼子坟”变成了北京假肢厂、北京真空仪表厂、北京乳胶厂、北京怡糖厂、北京机床六厂等国有厂区。北京洗衣机厂,应该是其中名气最大的了。

1979年,当国产第一台洗衣机摆上柜台时,顿时使常年用搓板洗衣的中国家庭主妇们眼前一亮,人们不禁把好奇的目光对准了它——白兰牌洗衣机。早在一年前,位于东大桥斜街的北京自行车零件厂与隔壁的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合并,组成北京市洗衣机总厂,开始正式生产白兰牌洗衣机。

80年代,白兰洗衣机形成批量化生产,很快就成为市场的畅销商品,后来,随着北京洗衣机总厂的组建完毕,新研制的“白菊”牌双筒洗衣机一经推向市场,马上大获好评。

水碓子

水碓子是位于北京六里屯以南的地区,位于朝阳区西部。东起水碓子东里,西至水碓子西里,北始团结湖南路,南抵朝阳北路。据云,此时旧有水碓。

 

碓,为我国古时舂米的器皿,由碓臼(石臼)和碓头组成,舂时用脚踏木杠的一端。简单的碓,只有一个石臼,用杵捣米。水碓,为水力带动的碓。

原水碓村的西部为京城有名的盆窑,早在民国时期,此地长期烧制陶盆取土而形成窑坑、湖塘,新中国成立后即已废弃,这便是当今朝阳公园内湖泊的由来。

水碓子多五六层楼房,南部有水碓子百货商场。水碓子之西称水碓子西里,原为东风乡六里屯菜田,之东为水碓东路,再东为水碓子东里,之北为水碓子北里,旧称马道口,亦为原先东风乡农田。

金台路

金台路位于朝阳区西部,路名源于清乾隆年间燕京八景之一金台夕照碑,金台取自燕昭王筑台,千金以延揽天下贤士的典故。

 

乾隆依据历代的诗及其有关记述,于乾隆十六年(1751年)作诗,概括了黄金台的历史情况。诗曰:“九龙妙笔写空蒙,疑是荒基西或东。要在好贤传以久,何妨存古托其中。豪词赋鹜谁过客,博辨方孟任小童。遗迹明昌重校检;睾然高望想流风。”并立“金台夕照”碑于朝阳门外关东店苗家地教场,1935年出版的《旧都文物略》尚可见到已经倒卧的金台夕照碑的形状。

教场中有个高台,称为金台。每年春分、秋分前后,夕阳西下之后一小段时间,由于金台地势较高,暂时还有一段太阳光线照到这个地方,这本是一种自然现象,可是,有一次乾隆皇帝巡行到了此地,看到这一景色,顿起疑心。据说他问明这里的地名后,担心姓苗的对朝廷不利,于是改苗家地为“金台夕照”,并就地立了一座碑,借以破坏苗姓的风水,这就是燕京八景中“金台夕照”的由来。至于该台的确切位置,由于年代久远,难于考证。

明《帝京景物略》载:“黄金台名,后人拟名也。其地,后人拟地也。”故史籍记载黄金台不止一处。据《日下旧闻考》载:“燕京八景之金台夕照在朝阳门外。”位于金台路南口东侧今邮电所位置,早已不存。

 

金台路之西,有金台西路,人民日报社在此。

红领巾公园

在没有丰富文化娱乐的年代,“公园”就是孩子们心中“乐园”的代名词。对于居住在朝阳区的市民来说,红领巾公园才是他们童年回忆里的乐园,各类造型独特的雕塑作品、湖水上的游船、公园里的秋千,甚至是春夏秋冬变换的景色,都是童年里美好的回忆。

红领巾公园,位于朝阳门外后八里庄,东四环路红领巾桥东北角,地面以儿童游乐场为主,水面各式游船漂荡。

 

始建于1958年的红领巾公园,今年已经“61岁”了,公园所在地在1958年以前是个名叫“窑口”的村子,村民挖土开窑,以烧砖为生。年长日久这一片区域变成了一串串大小不均的废窑坑,被称之为“串窑”。

1956年,北京市林业部门决定,在废旧“串窑”地区,利用现有水面和地势,建造一个良好的休闲娱乐场所。全区20万人次义务劳动,以青少年红领巾队员为主组成义务劳动大军,清淤挖塘、栽树种花,所以就给公园起名为“红领巾公园”。

 

经过不断改造与发展,尤其是近几年经过两期精心改造,红领巾公园如今已变成一座极具现代气息的青少年教育基地。大面积疏林草坪及仿古小品,给人以古今结合、寓意深刻之感。

朝青板块

朝阳大悦城位于朝青板块核心地段“金十字”(朝阳北路与青年路交汇处)的东北角,在北京的商业地产项目中堪属第一。

 

在2005年星河湾择址朝阳北路之前,北京的高端居住板块大多分布在三环内城周边,由位置接近东五环的星河湾引发楼市雷暴,此后多个高端楼盘相继布局朝阳北路,为北京楼市开创了“朝青板块”这一位于四五环之间的高端居住区。

星河湾之后,珠江罗马嘉园、润枫水尚、天鹅湾等以大户型为主的高端社区相继问世,成为北京又一个高端精英人才聚集的区域,朝青板块也因此载入了北京高端住宅市场的史册。

定福庄

相传定福庄一代在明清时代多埋葬宫中的宫女、宦官等,“福”即棺材上的福头,“定”的意思就是使之安定,此名一直沿用至今。

 

在新北京城市规划的指引下,定福庄地区是一个自然环境优美、基础建设良好、市场机遇很好、发展空间很大的区域,是一个资源配备齐全,资源配备合理的区域。在北京市规划的所有边缘集团中,定福庄组团以区内发达的路网、与城市中心区域临近的距离、大片可开发用地储备、优美的自然环境等得天独厚的优势,成为实现“非中心”思想和“多中心”建设尝试的绝佳地区。

常营

常营历史悠久,历史上长期隶属于通州。元末,朱元璋起义推翻元朝的黑暗统治建立明朝。相传朱元璋在攻克元大都(北京)时,手下大将常遇春在此安营,故称为“常营”,为回族聚居地。

明杨行中编纂的《嘉靖通州志略·官纪志》中记载了常遇春在通州的两次军事活动。一是洪武元年(1368年),常遇春作为大将军徐达的副将北伐,攻下通州;二是洪武二年(1369年),常遇春进军山西,此时元将也速残兵再次侵袭通州,通州告急,常遇春奉命率兵驰援通州,击败也速,通州转危为安。

常营交通位置历来重要。据《北京市朝阳区志》记载,新中国成立前,常营人民的生活极不稳定,民谣:“常营回民三宗宝:推小车,卖干草,拉洋车的也不少。”这里的“拉洋车”说的就是常营南临管庄、西南临三间房、东临东十里堡、草房的便利交通。

如今,管庄路(又名东苇路)和朝阳北路分别贯穿常营地区的西部和中部,地铁六号线横贯地区中部,其交通位置的重要性更加显著。

拥有五百多年历史的常营清真古寺

1929年常营由村改乡。上世纪90年代,常营回族乡辖常营、十里堡、草房、五里桥等村,乡政府驻常营村。全乡有耕地7658亩,环境保护林地411亩,人口9452人,其中回族5423人,满族145人,回族占全乡人口的57%(《北京市朝阳区地名志》1993年)。此时,常营中心沟(乡主浇灌渠)自西向东横贯乡域中部,常营村北有小常水库,一派“鸡鸣桑树颠”、“稻花香里说丰年”的乡村景象。

如今常营已经拥有一片繁华的商业区

如今的朝阳北路有着不同的景象,造型各异的高楼延伸至远方,在落日辉映下伫立着,像一曲曲音乐飘荡在空中,又像一个个跳动的字符,书写着你我的故事。

朝阳北路时刻发生着新的变化,走在这条街上,总会想起老舍先生的那句话:“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

和团团菌一起玩耍吧~

加我哟

让友谊的小船载着你,发现青春朝阳的宝藏

洼里乡:有一种“牺牲”叫为奥运拆迁

初雪配炸鸡啤酒,数字和地名也很配哟

老北京人的记忆里,都有这样一座庙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